曾经的一位川普式华人参选者

纽约代伟    05/31     846    
4.0/1 

川普今天拍出“递增关税”来遏止拉丁非移,彻底短了墨西哥的脑回路。川普的各种雷公劈,没有偏离他上任三年来的实话实“做”行径。

参加政治竞选的人,像走马灯一样转个不停。有的人过去也就没影儿了;有的人却还能留下一点儿痕迹,雁过留声。
这里不评论以往功过是非,只分享一些曾经的曾经。无论华人还是其他族裔,敢把心里话说出来的政治人,多少年都不一定会出一个。
几年前,就有一个这样的华人,水过沙滤,有说有做。相信不少人还记得...

📶川普“超二”获胜感言
        (2016年3月2日“超级星期二”,川普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中胜利)这个社会充满了不敢讲真话的人,是很可怕的事情。中美是当今世界两个大国,中国人多少年没有说真话的勇气,现在连美国人也怕政府不敢说真话甘心被政府淫威奴役,对人类社会没有什么好处吧。
        中文世界不是老批评西方的伪善吗?“政治正确”催生了一帮伪善的人。这回出了一个毫不伪善的人,又不高兴了?我宁愿容忍一个语言粗俗,敢说真话敢做实事,也不愿意和一帮说一套做一套道貌岸然虚伪至极的人在一块共事。对着华府大机器大病毒,乱捣一气也好过让这个“病毒”优雅的整死你。
        川普昨晚的大胜,给了不喜欢他的人-包括共和党当权者主流派一记响亮的耳光。再怎么出语侮辱川普支持者都没用,整个华盛顿政治圈是一个烂苹果,里面住着一堆道貌岸然,说话圆滑,只对特殊利益集团鞠躬毫无道德底线的职业政客。
        没错!只有川普这样无所畏惧的斗士才能扳倒他们,其他人都没戏。鲁比欧整一个傀儡,共和党版本的奥巴马。
        加油川普!带着你的利剑杀向华盛顿,让反国家反人民的利益集团颤抖吧!


📶如何处理周围负能量的人?
        有朋友说,美籍华人群体里有一些高学历高智商负能量也超高的人,和他们打交道需要相当的包容力和忍耐力。他们对所有站出来从政的华人除了攻击就是不满,但自己又啥实事也不肯做。
        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现阶段和他们engage,,更不必逞口舌之能斗气争高下。我以前常犯过这些错误,现在知道绕着道走。扫街敲门的时候,民主共和俩党是不敲对方的门的。因为事实证明一个人的政治取向不是敲门聊几分钟能改变的,不如用这个时间争取可以争取的人,投入产出比更高些。
        一个人的从政理想,只要是符合广大人民长远利益的,终究会得到支持。速度也许有快慢,坚持做对的事情,会影响到一批人。观念变迁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有些人要等到好几轮选举,也许三五年后,也许十年八年才改变对美国华人从政的看法的。而有些人,很快就上轨道一起奔驰,列车在前进,get onboard 或者left behind,什么样的选择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从政和从商不一样,参与政治没有立竿见影的实际好处,对社会的正面影响需要时间来检验。但不能没有人去做,一个人也做不了多少事情,需要大家一起做。

📶圆滑政客做不得
        有朋友向我提建议:当政客要圆滑,谦卑,帮选民争取权益的时候要勇敢。
        这建议很好。恐怕就是没有几个人做得到,别说全美国没有几个政客符合这个要求,人类历史上也不多的。一个圆滑的人是不会自己揽麻烦上身的,指望圆滑的人帮你勇敢争取权益不大可靠,谦卑的人一般不怎么勇敢,勇敢的人是顶天立地的,不会唯唯诺诺,更不会人云亦云讨好他人,而是有自己的见解。
        人无完人,就像要求一个能挣很多钱的男人天天给你下厨做饭吃,耐心陪你走过生命每一步。
Trump既不圆滑,更和谦卑不沾边,说的话老惹争议,遭受两党和媒体的围剿,选民还是喜欢他。
谁需要圆滑的政客呢,我们早就看腻歪透了!我们要的是真正了解问题,能解决问题的人,而这种政客,已经在最近几十年几乎销声匿迹了。
        我们有的是华府应声虫,连某总统候选人也说,国会山庄里一大片应声虫,没有领袖,为什么?有的是圆滑的人,缺的是勇敢为信念为选民而战的人。

📶拜票感言
        Orange County(注:北卡NC4国会区)真是左派的大本营!美国有多分裂,找一个共和党人去chapel hill 站一个小时就知道了!
        听说还有人在投票站出语攻击侮辱右派义工。怎么没被我逮着呢?有种来骂我看看!不要欺负老太太!有位极左派老先生,他对我说话的内容,和我在微信群里听的极端种族主义立场的言论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这位老先生态度很好,个性也好,还很幽默。微信群里的,直接就是用最难听的话来显示自己有多low多么狭隘了。
        我觉得从政最大的难题,倒还不是其他。对我来讲,是要为一帮矇昧无知的人打拼,在他们的攻击和抹黑中,为广大人民争取权益,这群抹黑你的人也顺带受益了。
真正的政治家,要有胸怀才行啊!打个比方,中国在搞改革开放的时候,相当大部分人还是愿意守着社会主义大锅饭,改革成功了,那些抹黑你攻击你的人和他们后代也顺便受益。
        我的党内对手,非常强烈的反移民立场,连合法移民都反。他说过几次,留学生必须回国;而我,要增加H1B名额,把聪明人留下来。党内对手甚至还攻击过我的种族和移民背景。
        哈哈,我就不把自己降到那么低的位置去打架了。

注:2015年,一位华人女性(Sue Googe)竞选北卡四区共和党国会议员,没有成功。
这是来自她当时的一些竞选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