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 1726 法案的本质和对策 (之一:高层面理解AB 1726 法案)


祝凱    03/21     20118    
4.7/14 




AB 1726 法案的本质和对策

祝凯, SVCA (Silicon Valley Chinese Association)


(一)高层面理解AB 1726 法案


 很多人看了AB 1726法案后,并不太明白这个法案为什么和 SCA-5有关系,又为什么会和子女上大学这个天下华人头等大事有利害关系。在详细解释AB1726 并分析有关对策之前,先打一个粗浅的比方。搞按种族肤色优待入学这个事情就像打靶。要打靶,你一要有枪可用,二要有靶可打,二者缺一不可。我们先review枪的问题,再谈靶的问题,也就是AB 1726的问题。

 

打靶用的枪法律

 

民主党左派包括拉丁裔非洲裔议员和UC高层一直想玩打靶,但有个合不合法的问题。法律就是那杆枪。不合法,他们就没枪可用,看着华人大比例上好公立学校,干着急但无法下手。加州Prop. 209 作为一道比联邦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中的Equal Protection Clause还紧的紧箍咒,没收了他们的枪。想打,只能偷偷摸摸放黑枪,比如UC一直都有暗地里违反Prop. 209的嫌疑,而UCLA法学院教授 Richard Sander也有就这个问题告UC的计划。但打黑枪太慢效率太低了,要能光明正大地大规模使用机关枪多好。

 

民主党左派想搞到枪,其实也不太容易。首先要废除Prop. 209,也就是搞2014年没有得逞的SCA-5法案。华人要捍卫Prop. 209,必须保证加州共和党不是绝对少数(super minority),可以关键时刻阻击SCA-X2014SCA-5本可以通过,但政治上的老牌沉默羔羊华人突然如黔之驴一般暴鸣了一下,把当时拥有绝对多数(super majority)的民主党老虎吓得大骇,并远遁。但凭华人对政治一枪头的热情,低选民注册率,和低投票率,下次民主党如果重返绝对多数,老虎依旧还是老虎,而驴的命运我们都知道。今天加州共和党在绝对少数的病床上吊着呼吸机苦苦挣扎,所以加州华人重视子女高等教育的,州级选举要坚定地投共和党,哪怕仅仅是为了政治平衡这一没任何政策内容的民主最基本理念。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有了绝对多数的民主党想乱来就乱来和你摆设一样的共和党及如羊羔般温顺的华人根本没商量。

 

民主党左派其次还要突破联邦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中的Equal Protection ClauseAffirmative Action的限制。最高法院2003年的 Grutter v. Bollinger一案开了一个小门缝,但太窄了,拉丁裔源源不断的非法移民和高生育率产生的庞大人流,挤这个小门缝真心不容易太辛苦。无论Scalia大法官的死因是否可疑,无论这次奥巴马总统能否突破参议院而在下台前成功提名一位大法官,如果希拉里上台当总统,最高法院将来会左倾无疑,差别只是相当左倾和非常左倾之间的不同。所以要想 overrule 最高法院的 Grutter一案,把Affirmative Action按种族肤色优待入学的门缝堵死,或至少不再扩大,我们全国华人这次都应该选共和党人当总统,因为 Ginsburg Kennedy,甚至Breyer这几位大法官都垂垂老矣,八年内换人的概率极大。我作为支持 Kasich的温和派共和党人,虽然讨厌Trump也不喜欢Cruz这大茶党,但为了华人最大的政治利益问题,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无可奈何把总统票投给共和党,不管最后谁出线。

 

枪所瞄准的靶子合理多分了教育蛋糕的华人


Review完枪的问题,正式进入本文的核心问题靶子是什么,又在哪里。

 

对政治不太喜欢或者不太了解的人,可能会问民主党和共和党本质差别在哪里。用个很简单但非常准确的比喻,就是民主党喜欢尽量均匀地分蛋糕,而对蛋糕的尺寸不是太在意哪怕均分蛋糕的方式导致了蛋糕尺寸变小也不是太在乎;共和党比较注重尽量把蛋糕做大,其理念是蛋糕大了,哪怕分得不均,相对分得少的蛋糕也不会比均分一个小蛋糕来得少。这两种理念之间既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也有相互依托的辩证关系。

 

要想把蛋糕做大,必然要给做蛋糕的人一些 incentive去努力做。人人都悠然自得地均分蛋糕吃,当然没人去受罪凌晨起来打鸡蛋热烤箱多做一些蛋糕,因为最后多做的蛋糕被均分掉了,自己落不到多少;谁也不是傻子,不是圣母或雷锋,也没几个人是Steven Chen。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

 

一味追求大蛋糕,奖励多做并多分到蛋糕,会把人的贪婪之恶性充分发挥,使得芸芸众生分得之蛋糕多少差距过大,同时少分蛋糕人数过多而多分蛋糕人数过少。人有天生妒性,世上也没几个地方有印度Caste各安天命式的认命,所以一味追求大蛋糕会造成严重社会阶级对立,从而使社会发生动荡。因此,这样富裕起来的社会是一定会被自动地向左调整的。而这种社会里social safety net 也是绝对必要的。不少茶党分子不明白social safety net 的必要性不一定是来自altruism,而完全可能仅仅是 self-interest driven。没有它,或者网眼过大,那些掉下去的人就会绝望地拿着刀枪直接跳进你的 backyard来索要,让你损失更大。

 

另一方面,一味追求均分蛋糕,就是奖励不去做蛋糕,会把人的好逸恶劳之恶性充分发挥,使得整体蛋糕尺寸越来越小。这个时候社会会不会被自动地向右调整呢?不好说。如果一个社会的主体文化有勤劳并积极向上的一面,应该会。当今的中国是一个好例子,而之前的汉文化圈里的亚洲四小龙也都是好例子。如果一个社会的主体文化并不鼓励勤劳和积极向上,结果就非常难说了。希腊是不是已经是一个好例子?西班牙会不会是下一个例子?暂时不评论。

 

蛋糕的比喻主要用来解释民主党和共和党核心理念差别在哪里。它和本文要讨论的加州民主党的打靶有什么关系?有非常大的关系,因为在高等教育这个议题上,公共教育资源就是一块已经做好了的,尺寸没法再扩大的蛋糕,而民主党就是想尽量均分这块蛋糕。众所周知的是,华人教育天大事,子女用功没商量,所以我们的小孩上Cal, UCLA, UCSD等等当然多一些,也就是说蛋糕分到的比例高一些。这个是我们和孩子一起用汗水和金钱换来的,在美国这个讲究meritocracy的国家里,当然也是合理的。但不讲理的拉丁裔非裔议员要帮他们的族裔来打靶抢蛋糕,我们这些靠勤奋努力多分到蛋糕的,当然就是他们的靶子!

 

除华人之外,至少本土近邻印度人韩国人也有非常类似的重视教育传统,在追求子女教育上也同样成功。而美国社会的stereotype 不是 Chinese AmericansAsian Indian Americans, or Korean Americans,而是被华印韩所代表了的整个 Asian Americans喜欢念书会念书,多分了教育蛋糕。所以在SCA-5的枪口下,目前Asian Americans这个整体都是靶子。

 

但是,也只有我们这些真正多分到蛋糕的,才是他们真正的靶子。为什么这么说并加上“真正”二字?因为Asian Americans, 包括 Pacific Islanders,确实非常heterogeneous。最显著的就是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老挝,柬埔寨,苗等各族的文化里确实没有华人那么重视教育,同时没有华人那么勤奋且吃苦耐劳。一个直接明显的证据就是这些族裔的母国里,也都是身为少数族裔的华人受教育程度最高,工作最努力,同时掌握经济上的话语权。

 

这种背景下,这些族裔实际按比例分到的加州教育蛋糕并不多,很有可能和拉丁裔的所得相去不远。但他们同时都在华印韩的阴影下,戴着 Asian American的帽子,所以他们当然不愿意躺枪,在实际没分到多少的情况下,陪着华印韩一起承担多分了蛋糕的指责,成为 SCA-5的靶子。按照他们的实际情况,他们心里应该是和拉丁裔一样想瞄准华印韩打靶以便均分蛋糕的,结果名义上反倒成了靶子,你说他们心里会不会不爽,会不会要一心和华印韩分割开来?AB 1726 就是一个字面上要达成这个分割效果的法案。而他们一旦被分割开后,我们华印韩所分得的蛋糕比例会显得更加大了。

 

AB 1726的主作者和合作者是这几个议员:

 

       ·  Rob Bonta (主作者,菲律宾裔)

       ·  Evan Low (合作者,华裔)

       ·  Phil Ting (合作者,华裔)

       ·  David Chiu (合作者,华裔)

       ·  Das Williams (合作者,印尼裔)

       ·  Shirley Weber (合作者,非裔)

 

三月十四日SVCA 在得到加州共和党众议员Catharine BakerAB 1726即将在她所在的高等教育委员会投票的通报后,马上将消息在网络上广为传播并提供了 email模板和高等教育委员会众议员的邮箱地址,让广大加州华人给他们连夜发送email表示反对。三月十五日,高等教育委员会中的民主党议员,印尼裔的 Das Williams给所有人回了一封邮件,开篇就说:

 

“As the Chair of The Asian & Pacific Islander Legislative Caucus, I would like to share that AB 1726 is one of our Caucus priority bills.”

 

至此,无可疑问的是,AB 1726背后的推手是那些Asian & Pacific Islander 族裔中,在美国社会中竞争能力较弱的亚太族裔的民主党政客,目的是将他们自己的族裔和竞争能力强的华印韩裔在包括高等教育的一些重大议题上进一步分割开来。分割的企图,在AB 1726legislative history里已经昭然若揭,但有关民主党政客的公开言论,更是给那些企图加上了明确无误的注脚 (这一点,我们在具体分析了AB 1726这个法案后,会进一步指出)

 

他们的企图里对我们华人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准备加入拉丁裔非裔的阵营,一起来和我们抢夺加州的教育蛋糕。具体来说,就是让华印韩从一个有可能造成误伤的大靶子中被更清晰地剥离成一个不会有误伤的小靶子,以便抢蛋糕时打得更准,抢夺的效率更高

 

最让人为之气结的是,民主党居然找了三个华人民主党政客 (Evan Low 罗达伦, Phil Ting丁右立, David Chiu 邱信福) 来做这个法案的合作者,以造成好像华人自己也大力支持这个把华人挑出来当靶子打的法案。这就是玩弄历史上多次出现的“以华制华”的伎俩。而历史证明,那些用来“制华”的华人,最终都被定性为汉奸,无论他们有多么出众的才华和出于何种苦心。近代史上这种代表,非日本侵华战争中的汪精卫莫属。无论汪曾经多么慷慨激昂地“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也无论后世多少人试图为他辩白,在绝大多数华人心中,曾经翩翩美少年,且才华出众的汪精卫,都是一个汉奸。

 

SCA-5针对的是枪,拉丁裔非裔要夺枪。AB 1726针对的是靶,让我们成为更清晰无误的靶。他们代表同一个企图中不可或缺的两个不同要素,目的都是瞄准我们打靶以抢夺加州的教育蛋糕。

 

下面我们详细分析AB 1726

 

 

(二)具体理解AB 1726 法案

 

(三)应对AB 1726 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