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 Huang:市议员参选日記


纽约代伟    03/26     4062    
4.5/2 



    “一個候選人, 抛頭露面, 讓選民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叫什麼名字, 這是候選人最基本的責任和義務, 這也是表示对选民的尊重。”




Sam Huang参加当地文化节选民登记义工



【编按】Sam Huang-黄馨民,台湾移民,目前在竞选亞利桑納州錢德勒市(Chandler)市议员。Sam Huang原籍台灣雲林縣,早年畢業於淡江大學、國立台灣大學。來美深造後,取得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的比較教育學博士學位。他從小有志於參與公共事務,曾任民主進步黨三重市黨部負責人。後又投身台灣新聞界。

黃馨民在錢德勒市定居九年,太太司徒醫師曾為台灣的「大陸配偶」,之後隨夫來美深造,現在錢德勒市開設牙科診所。黃馨民目前登記的身分是「退休人士」。

Sam Huang曾于12、14年两度竞选Chandler 市议员,没有成功。今年是第三次,志在必得。




2016年, 三月二十五日 參選日記

今天傍晚, 參加AAAA今年底要舉辦的年度園遊會, 第一次的籌備會. AAAA的傳統, 開會之前先吃飯. 吃過飯, 七點準備開會, 會中徵求一culture director 的聯絡主席, 要負責和各民族社團代表聯繫, 協調帳篷攤位的分配和安排等事宜. 我考慮了一下, 決定自願接下這個工作.  會議進行得很快, 沒多久就結束了. 回程我到家附近的FRYS 去買別針. 

在進去FRYS之前, 我的心裡在交戰, to be or not to be? 我應該以一個無名的消費者的身份進去, 還是以一個有名的候選人兼消費者的身份進去? 如果要以候選人的身份, 那我就得穿上競選背心, 或是別上我的大名片. 這樣子, 是不是很怪啊? 會不會被人笑啊? 這麼做, 對我的競選, 是加分還是減分?

 這個FRYS很熱鬧, 最後我決定穿上競選背心, 別上我的大名片, 試驗一下民眾的反應會如何.  是視而不見, 覺得好笑, 不以為然, 還是懷抱好奇? 如果我過去和他們講話, 他們又會如何反應?

我一走進去, 就渾身不自在, 而且有點不好意思, 覺得自己好像是穿著戲服逛大街, 但是, 民眾會怎麼想呢?   

大部份迎面走來的人, 基本上是對我視而不見的, 但是當我看著他們微笑, 對他們點頭或招手的時候, 大部份的人也會友善的笑一笑, 還有人乾脆直接叫我的名字, 和我打招呼.  如果有人停在旁邊, 如果時機似乎是適當, 我就很"自然"的和他打招呼, 順便自我介紹, 握個手,  如果對方看來不是太忙, 再遞一張名片. 

今晚的經驗, 相當正面. 不過, 如果我一直這樣做下去,  早晚一定會遇到根本不理我, 或是叫我走開的. 也許, 十個人當中會有一個, 運氣不好, 可能會有二個.  但是, 我要為了那一個或二個不友善的人, 而放棄另外八個, 甚至是九個友善的人嗎?  俗語說, 伸手不打笑臉人, 對我不友善的, 那我就走開, 尊重他就得了. 我還是把自己推銷出去了.  這世上人有千百種, 有些人天生就比較冷漠, 也不可能每個人都是善良.  人們固然不應該對你壞, 但也沒有人有義務對你好啊. 更何況,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問題, 說不定那人正在煩惱他的工作或家庭, 或是遇到什麼其它的困擾.  

既然要做一個候選人, 自己心理要夠強大, 別那麼容易受傷, 不是嗎? 

 就算是萬人迷, 也有人不喜歡. 即使是選美比賽的第一名, 也有很多人不以為然. 我又不是萬人迷, 也不是選美比賽冠軍, 有什麼好受傷的? 
 
是的, 一個候選人, 抛頭露面, 讓選民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叫什麼名字, 這是候選人最基本的責任和義務, 這也是表示對選民的尊敬. 民主時代, 人人平等, 今天一個候選人說要出來為大家服務, 也就是做民眾的公僕, 如果還固執著自己的面子, 放不下一個虛幻的自尊, 還保持一個高姿態, 不願意放低身段, 面對面的親近民眾, 那麼憑什麼選民要投票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