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2017年的三场“夺大位”选战

纽约代伟    11/17     3632    
4.0/1 




今年11月中,总统大选及纽约各级普选都已经定音。65区牛毓琳无悬念成功当选州议员,其他一些华人社区相对关注的:47区州议员威廉•寇顿、6区国会议员孟昭文及40区州议员金兑锡等也顺利连任。整体选情相对平静。而接下来的明年,2017年,纽约将上演三场热闹的“夺大位”之选战。
下面就三二一做个展望。

三)主计长
现任Stranger/斯静格有可能参选市长。
纽约主计长是纽约市的财政和审计主管,主要是监督和审计市级各个财政部门的财政运转和预算运转情况,是除市长外最有影响力的“二号人物”。刘醇逸数年前曾居此位。

目前在任州议员的韩裔Ron Kim/金兑锡,悬在国会议员及市议员的“半空”夹层,政治上所及之力有限。他在奥伯尼州府也面临亚裔议员势单力孤境地,想通过竞选主计长打入纽约市政坛。这需要的不仅是金钱,与纽约市各族裔及社区关系也是必须的。目前他尚在观察审势中。

二)第一区市议员
现任陈倩雯:梁案背负;三度争任。
纽约市第一选区,包括中国城、金融区及市政区等重要地标性区域。可谓纽约市及华裔政治的“桥头堡”。
当年Bloomberg 市长为过第三把瘾,出台了破天荒的“三任”提案,做为民意代表的市议员们,自然齐刷刷举双脚赞成。因此,陈倩雯原本两任至期的一区市议员,还有多出一任可图。在9月份那场65区州议员选战大博杀中,年资皆浅的李金枝也乘势上阵磨了把小刀。这其中不排除陈本人已认为自己三任可成,因此花时间“定制”未来接班人的心思。

包括曼哈顿“中国城”区域的纽约市一区竞选,印度裔美女Jeniffer Rajkumar/珍妮花最有可能出来挑战,尽管三年前她输给了陈,但实力硕在;9月份参与州议员混战,她也是点到为止,没有用全力。
另外,今年在社区掀起参政热情的两位华裔-利勇民和李宗保,也处在部分支持者的再参选推动中。但显而易见,后两位的华裔身份,使他们在参选评估上比前一位要多一层考量。

目测另一位明年同样竞选连任的华裔市议员-以法拉盛为基地的20区顾雅明,尚无选情波动预警。
另外顺便提一下,纽约市议员年薪近15万,几乎是州议员(8万)的2倍,客观得令人眼红。难怪州府人员心里一直严重不平衡,有些州级政客甚至也在考虑转移至更接“地气”市级竞选。


一)市长
现任纽约市长白思豪同志,自2014年初上任至今不到三个年头来,负评多多,道路崎岖。在嗑瓜子群众口中,他甚至早被冠以了“左派大老虎”之号(相关文见-纽约极左分子市长 http://goo.gl/w1LvLI)。纽约的老中们,对他也是有多多不待见。要问为了啥,这里可以查看详情:http://goo.gl/X5nD8J

白本人也早就宣布:明年将竞选连任18年的第二届市长大位。这个信誓铮铮已在近期他被“清洁工工会”背书Kick off而无悬念(工会支持是他上次获选的关键,他已获得三大主要工会支持)。布鲁克林区长Eric Adams、纽约前市长David Dinkins也分别背书支持他。

话说目前己报名准备在明年挑战他的几位侯选人中(见http://goo.gl/56s1md,包括两党有可能的所有见http://goo.gl/CpMvM3),不仅有布朗克斯区长,也有纽约地产界人士等,更有牧师、前警官及各种议员,其中不乏有打酱油、隔空扔手榴弹甚至借机炒作的。目测暂时还没有较为强力可以在选情上直击白某人的。

民主党内值得一提的,就是火力较猛现任纽约主计长Stringer/斯静格,他之前是直接投过炸弹给白思豪,极有可能在初选挑战这位手中握着大量“票仓”的市长连任谋求者。斯原本也就是和前主计长刘醇逸有同样一个目标-奔着市长宝座去的。他近期也在积极与华人社区互动寻求支持。斯与白两人的竞选筹款也旗鼓相当,斯格静的竞选账户上有140万美元,与白思豪的160万不相上下。但从纽约历史上看,主计长挑战市长一职的情况经常发生,但成功者很少。

当然还有一直处于息政状态的刘醇逸本尊,对白政府的作为也是否定有加,但他是否东山再起以取昔日目标市长之位,本人还有缮后解决,仍拭目以待。

而共和党那边,皇后区市议员Eric Ulrich有参选意愿,但前景尚不明朗。纽约牧师-共和党人福克纳(Michel Faulkner)则于九月份宣布参加市长竞选;七月份时川二世(近期看过来,伊万卡美女其实也不错)曾有竞选市长风闻,但老川进白宫定局后,川、白二人矛盾日益恶化。日前,剧烈的政治利益斗争已使川普家庭二代成员宣布不再参与政府职能-尤其在深蓝纽约,这也等于寄望川二世倒白不再现实。

另外,与白长期交恶的葛谟,也一直在积极寻找替代现任市长的候选人。葛谟虽为州长,但遥居北僻州府不抵“地头蛇”,同时还要从政治艺术上注意同党平衡。这种局势下找出一个能够担打白重任的,还真不那么容易。前共和党(后独立派)市长Bloomberg/布隆伯的两位高级顾问,也时不时做些与葛谟同样性质的小行动。他们把白与昔日老市长比,认为白“腐败无能,天地之别”。但同时也承认,扳倒白思豪,障碍多多。。。

应该了解,决白思豪能否顺利连任,关键在于民主党党内初选。而初选是由一小部分人完成,这些人包括公职部门工会成员、少数族裔、政府楼住户和党内左派人士。而白思豪上任以后的各项政策,把这些人照顾得很好,包括:给85万人发了市民卡,收到市民卡的很多是移民;带薪病假;超过10万儿童享受了免费的学前班;缩短公屋维修排队并增加公屋基础设施投资。同时,80%以上的非裔及西裔成为白的固定“票仓”。因此,挑战白思豪的竞选方式与难度,说与川希大选有雷同之处也不过。
那么,最终究竟谁将来扮演这个打虎“武松”,还要等等明年看。

刚过去的GE选举中,寇顿和孟昭文都有受到党外对手不同程度挑战。尽管两人还是优势成功连任,但对于挑战者抛出的不同纲领诉求,仍不失借鉴参考,这点在孟的共和党人对手苗承业那里看到不少。所以对待明年这几场市级“大位”选战,不妨借鉴利勇民参选的经验所得:战不胜,也要用选票和行动发声,让对手知道TA的问题所在,从而迫其革进,向你代表的利益群体靠拢。

(文中采用信息,部分来自侨报、世界日报及一些中、英文媒体等。不一一列出。)